第2285章

????????金角断口,一直没有愈合。

????这还不是最要命的。

????就在方才,天亮没多久。

????金角狻猊觉得金角疼得厉害,就好像有人在用刀剜心一样的疼痛。

????它痛得满地打滚,可是那阵疼痛并未减弱。

????它感到有一把火,在焚烧着自己。

????“你的金角?”

????女军长查看着金角狻猊的金角。

????金角狻猊的金角是其一身修为所在,上面更隐藏着金角狻猊的灵域灵术。

????她早前见金角狻猊断了金角,还安慰过它,常人即便是得了金角也没用,根本没法子炼化金角,除非是哪位巨匠级别的能工巧匠才能将其炼化。

????据女军长所知,东大陆上那样级别的人可没几个。

????就算有,也早已闭门不出,绝不会为难自己的大金。

????女军长还许诺,自己一定会把金角早回来,帮它接回去。

????这阵子,金角狻猊一直没什么动静,女军长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????她已经让人去打听清楚了,天鹰镇的确有一个叫做落雁的女学员。

????她已经命人去找那女学员,相信不久之后,就能要回金角,毕竟在天鹰镇的地盘上,还没有人敢忤逆自己,就算是常镇长也得给自己几分薄面。

????可不等她的人回来,大金就……女军长的目光落在了金角狻猊的伤口处,灵光正在迅速枯竭。

????那意味着,它的金角被人炼化了。

????“主子,我的金角是不是没了。”

????金角狻猊也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。

????没了金角,它就成了一只废物了。

????它忽的挣脱了女军长的手,奔出了营帐。

????“大金!拦住它!”

????女军长大惊,她风一般出了营帐。

????可已经太迟了。

????只见营帐外,几名战士脸色惊慌。

????金角狻猊已经倒在了血泊里,它一出营帐,就夺过了一名战士的佩刀,一头撞向了刀口。

????“大金,你怎么这么冲动。”

????女军长不禁悲从心来,她抱住金角狻猊的尸首,泣不成声。

????“落雁,我要你血债血偿。”

????女军长的眼中,满是仇恨的火焰。

????“禀军长,你派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。”

????就在女军长悲伤之时,她派去天鹰镇的人已经回来了。

????她脸色一正,立刻命人来复命。

????哪知道,等来的却是几名躺在担架上的伤员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女军长不由大怒。

????“禀军长,属下没用,我们几个,被那个叫做落雁的女学员打回来了。”

????那几名战士都是一脸的苦色。

????“岂有此理,这些学员们也是有够无法无天的。连我的人都敢打,来人,传我的军令去天鹰镇,让常镇长立刻押解那个叫做落雁的来见我,若是做不到,别怪我直接杀过去要人。”

????女军长怒极。

????“禀军长,怕是不行,那个叫做落雁的并非是普通学员,她是太常圣院的人,听说还是宁风息的师妹,不仅如此,她还是这一次试炼的第二名。”

????那几名伤员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小声说道。

????“宁风息的师妹,太常圣院的学员?”

????女军长脸色阴沉,她觉得此事有些古怪。

????